兔子养殖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兔子养殖 > 龟鳖养殖 > 正文
新闻资讯
献给青蛙先生的蓝调(诗十首)
发布时间:2019-06-09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原创

献给青蛙先生的蓝调(诗十首)

  献给青蛙先生的蓝调(诗十首)  之子于归  这世界美且残酷,你仍然需要不存在的  女性的爱意与怜惜,像阳光  来到周朝的废墟,将粮食变成同情。   带着无人的离情别绪漫步艽野,将白杨悲风  变成宽慰。

  之子于归,在此望见伟大的坟墓,将笑颜变成眼泪。

  这一生只有一次机会,你蠃得  而后失去这位文字中的美人的芳魂,与信任  历史都有自己的旋律  高石碑跃进河必须依赖它的两岸  才是跃进河。   时间,季节,历史都有自己的旋律  当我们觉得岁月漫长时,也许怀着一个深切的愿望吧:  从混乱到安宁,从焦土到被甘霖饱浇的日子  远远地到来:泪水在此地干得很快  而小学生都来向他们年轻、丰满的老师告别:  一个又一个新造的句子漫游在作业本上,一个  又一个嘴唇齐颂河水流经的这个国度:  光阴落在窗前长满青草的河坡上,一个人  离开家乡,他的语言变得  更加宁静澄澈:  就像夏季的暴雷咆哮而过,向河中丢下侧翻的船只  就像古老的怀乡病,漫游在远行者的心头:  我想聆听跃进河的流水声音,我想  像永恒的雕像那样  长久地注视阳光与雨水,忘情而均匀地洒在  这片土地。

  即使整个世界是我的  即使整个世界是我的,真是开玩笑  没有这种好事。

这乡党怎可能  风定落花深。   一股强风吹来,天气预报说它已走近嘉定  它已进入安亭  深情地吹着衣食无着的人,和他绚丽的家眷。   屋檐下,被钉在窗户上的白色塑料纸  也呼呼发笑,好像嗓眼里有一支骊歌呼之欲出  好像,它终于从这世界上,得到了它  想得到的东西。

  而这世界正得到雨。

  狂风大雨,正在惩罚这个苦回首的世界。

  这世界,正得到它应得的惩罚。   这世界,深有大罪  ——每一行旧欢乐,都等来了行刑队  黑暗的柏树櫷枝,被拖  至眼前。   不变的日期  是夜,秋虫唧唧  我来到河边,万般孤寂呀  但月亮以足够的清辉升起  照拂我心中的纪念碑。

  桥上,我念着2114年8月29日  好像在秘密的旷野孤苦无告地发誓,不忘已死  旧爱的日期。

  臆想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在四月或七月底的  两个星期二晚上  在博园路安虹路交汇转变处有一批稻子站在水田里  附近的建设工地正在兴建独栋别墅——  大批大批的豪车像一个国王带着随从去到乡间巡游  ——有人行军礼,裤子掉到地上。   有雨,有表演天赋有足够的发挥余地,但没有  找到表演的感觉。   我在那里滋生了大量的自我意识:有一位美好的女性  永远地离开了我,她写下:献给青蛙  先生的蓝调。

  当然,这应划入我不合常理的臆想。   池塘  他确曾喜爱过一个少女,但深含负疚  那无声的小径,清凉的月亮  都有交往的悲痛。

  拥抱和分手,几十年后还有无法描述的轮廓  和哀伤的内容。

  他们从一开初,就知晓将来不能长久  ——她给他以真正的喜爱,然后消逝在二十三岁的  夜晚,再未重逢。

  从此后,他再未遇见她那样的喜爱  以至觉得那样的喜爱,是人间至纯的圣殿,以至他  到如今回想起来,还想高喊:  “我的少女,我孤单的女友!”  晚晴  梦到水是蓝的。 梦到一个句子:  五十个人和燕子。   梦到艰辛地沿着河道返回家乡,经过漫长的跋涉河道变成  蓝幽幽的铁轨。   五十二岁了,满头雪白。

站在树林前对自己表白:  我孤独的旧爱,我已从遥远的地方回来。   苏北纪事之四  那些长途奔袭回家的人们喜爱它  我的父亲,母亲也喜爱  目前没碰到多少人反对。

  去年我们曾给父亲烧车子,猛烈的暴雨新停后  坟头的草木真是亮绿啊。

  父亲料到我们在腊月都将从远处回来  早在他尚能举起斧子时,准备了一牛屋木柴。

  牛屋还在但没有了牛,瓦房还在  人世已空。 我和哥哥驱车去访问父亲的朋友  他已在农场开枝散叶,一大家子二十几号人置春酒  请我们入席。

他妻子躺在紧邻的房间几无声息  已经七年,等待日子完结。   农场的土地多么平整,父亲曾在那里开荒  多么年轻英俊,东方红拖拉机声音多么洪亮  冒着上世纪六零年代那种  突突的浓烟。   扪蚤新话  在家不远的地方,几年前  我识认过一棵枝大无蝉的朴树。

  它的叶子它的枝干很有特点  但不容易捕捉。

  看着张网待毙的蜘蛛,以为它  也是众判亲离的狮子。

  一张脸从各个时间之中不停地浮现  它并非索要思念,而是一个中国人不得悠闲  此后,路过那里,我会有意看上几眼。

  人世的荒年,寂寂无人空自守  成群的月亮滚在天空  也只能看到其间最无聊的一个。

  不可问离去的恋侣,有没有特殊的实证。 不可问  二千年来,孤愤不可方物。

  树下之蚁,也会久违你我。

  我有时会望着毁弃的房屋发呆,好像我在里头  虚假地行走。

  我有时会穿越丛林寻找我认识的朴树  以避免下意识的迷途。

  我有时会带着微镜头出去散步,想到觉新  和梅在花园中相会,就不觉得  仅仅只有一个人,想着幽独萎谢之花。   骑行  昨日,阴雨后微有阳光  在小小的秋风中骑行,怎么也看不清  过去匆忙的三十年  一眼望尽,弹丸之地衰败的农田  上一辈人留守之地  水稻还有生长  而鳢肠草、茨菰、野菵等等也伴生在侧  跟这个渐渐变老的世界  还保持着即将失去的交接与联系  我听到苇丛里传来,微弱蛙鸣  就像遭逢伟大友谊一般  全身产生一股电流,令人战栗,欣喜  随后,产生某种带着  裂缝的寂寞  九月将尽,围困我五年的梦境  可以改造了吧,不再新生  遍地的哀悼之情。

上一篇:尘肺十年:那些挂在氧气机上的风筝

下一篇:黄金周评:多重利空堆砌,看空情绪激增,金价回撤两周低位

兔子养殖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06-2019 www.429689.com兔子养殖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链接: